乱伦

来源:在线亚洲中文精品第1页,国产在线自天天人,人国产av偷拍精品在线 小编:小影 更新:2019-12-25

  乱伦指在法律或风俗习惯不允许的情况下近亲属之间发生性行为。百度搜索
乱伦的含义,是指中华文化传统“天地君亲师”的亲属伦理或师徒伦理因为衍生
的性关系而发生社会身分的紊乱。乱伦可能发生在同性或异性的亲属之间,也可
能发生在不同辈分的亲属之间。夫妻或未婚夫妻以外,非同辈份的既成亲属间若
发生性关系就属于乱伦。不管有没有血亲关系(公媳、儿子、庶母都算,叔嫂则
因辈分同算通奸),而与师长的性行为在古代也是不能被接受的乱伦行为。

  古代尚且如此,如今思想再开放亦不能乱了辈份,中国有句古话,一日为师
终生为父,也就是说,与师长发生性关系也是乱伦。

  我在百度查找这些东西,是因为我肏了我的老师,肏了我的小姨子,我小舅
子肏了我的老婆他的姐姐,我还看到我老婆和我小姨子搞过同性恋,就是想知道
这些都算不算是乱伦。

 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。

  我叫汪晓鹏,今年二十六岁,十年前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,在学校複读两年
仍然没考上,只好离开学校和几个朋友一起外出打工,因为吃不了那份苦干了不
到一年就回来了,回来以后家里给了我一笔钱,我在步行街盘下了一间店铺,开
了一个体育用品商店,生意还不错。

  挨着我的体育用品商店的是一家服装店,老板是个女的,姓张,叫张清,比
我小两岁。她的店铺面积比我的店铺大许多,还雇了两个服务员,一个是曾经教
过我的女老师姓吴,吴老师退休后赋閑在家,虽然五十大多,因为保养得好,所
以看上去像四十多岁,在家里閑不住,被招聘到店里当了服务员。另一名是个小
姑娘,平时大家都叫她小曼。

  有一天进货时一个大箱子她们实在搬不动,就走到我的店铺门口把头伸进来
说:“晓鹏哥,帮个忙,有个箱子太大了我们搬不动,帮着擡一下行吗?”

  这是我俩成为邻居以来她第一次求我,我很痛快答应道:“行。”随后走过
去帮着把箱子擡了进去。

  天长日久,日久生情,两年后我和她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结婚以后,我
们仍然各自经营着自己的店铺,小两口每天忙碌着,倒也其乐融融。

  因为每天要起早来店里,晚间很晚才回去,就连做饭吃饭有时也在店里,所
以我把家里的电脑搬到了店里,顾客少不忙的时候上网聊聊天,看看小电影、电
视剧,偶尔也背着老婆浏览一些黄色网站,日本AV。

  有一天看了一部日本电影,电影描写的是日本的一所中学,一间教室学生正
在上课,下课铃声响了,老师站在讲台上,看着学生们纷纷走出教室,有两名学
生坐在那没动,等其他学生都走出去,他俩走上讲台,一名学生突然从后面抱住
老师,另一名学生快速撩起老师的裙子,脱去了老师的裤衩,老师显然是被吓着
啦,呆呆地站在那里,当老师反应过来时,前面的学生已经把一根手指插到了她
的屄里,影片有中文字幕,字幕中看到老师说不要这样,我是你们的老师,学生
没吱声,手指仍然在老师的屄里抽插着,老师又说我已经老了,再过几天就要退
休了,两个学生还是不为所动,这时从镜头画面可以看到老师的屄里有淫水顺着
大腿淌出来,后面的学生突然把老师按在讲台上,从后面把鸡巴插进老师的屄里,
快速抽插一阵之后,电脑里传出老师的呻吟声。看着看着我的小腹有些发热,下
面的小弟弟也开始不安分起来。

  这时,外面像是有打雷的声音,我从屋里探出头一看,远处果然乌云滚滚,
一道道闪电划破了天空,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,我赶忙来到隔壁对老婆小青说:
“要下雨了,阳台窗户好像没关,你还晾了那麽多衣服,用不用回去看看?”老
婆也伸出头去看了看远处自言自语道:“是要下雨了。”接对我说:“我先回去,
一会儿你帮吴老师把卷帘门放下来。”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。

  我擡手看看腕上的手表,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多了,路上的行人看到要下雨都
在匆忙赶路,估计不会再有人来店里了,于是我回去放下了自己店铺的卷帘门,
返回来后想帮着吴老师放下卷帘门就下班回家,还没等我进屋,豆大的雨点就落
到了地上,接着一阵狂风卷着树叶夹杂着浑浊的雨滴袭来,地上很快就有了积水,
雨点落在里面,溅起了一层水雾,我急忙跑了几步进到屋里,拿起放在门边的铁
钩,从里面拉下卷帘门,然后关上了店铺的玻璃门,店铺的玻璃门隔音效果不错,
关上之后基本听不到外面的风声雨声,此时,屋子里只有我和吴老师。

  吴老师虽然快六十了,因为平时保养得好,所以看上去顶多四十多岁,前凸
后翘,两个足有三D大小的奶子十分诱人。

  我用毛巾掸了掸身上的水珠,随手拽了一把椅子坐下,吴老师面朝外站在门
前,似乎在倾听着门外传进来的微弱的风雨声,休息片刻,我的眼睛盯住了吴老
师那被短裙包裹着、圆圆的微微翘起的屁股,不由得一阵心动,下意识摸了一下
自己的鸡巴,我慢慢站起身,悄悄走到吴老师身后,猛然用双手抱住她,把两只
手放在了她的大乳房上揉搓着,同时耸动着屁股隔着我的裤子和她的裙子做出从
后面肏她的动作,吴老师刚一楞神就反应过来,回头用眼睛瞪着我说:“晓鹏,
你这是干什麽,我可是你的老师啊。”

  “我喜欢你。”我说。

  “我都快六十了,已经是老太太了。”吴老师说。

  “我就喜欢你这个老太太。”我一边继续动作着一边说。

  “你变态!”吴老师愤愤地大声说。

  这回我没吱声,只是更加用力的揉捏她的两个大奶子,下面耸动的也更快更
有力,她一定会感觉到我硬邦邦的鸡巴撞击在她的屁股上,我还不时地用舌尖舔
舔她的耳唇,渐渐地,吴老师不再挣扎了,过了一会儿她再次回过头平静地说:
“好吧,小鹏,这回我满足你,但是仅此一次。”

  说完她主动平躺在地毯上,闭上了眼睛,同时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落到
了地毯上。

  看到老师这样,我倒有些难为情了,可是已经燃烧起的欲火实在无法熄灭,
我来到吴老师身边蹲下,撩起她的短裙,脱去她的裤衩,微微隆起的小腹和阴部
露了出来,她的阴毛不多但是很黑,我又用手轻轻拨开了她的双腿,露出了她的
骚屄。

  我看过我老婆的屄,老女人的屄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  我蹲在老师身边,将一根手指插到她的屄里,她无动于衷,接着两根、三根、
四根,当插进去四根手指时,她的屁股微微向上挺了一下,我的手指也感觉到被
她的屄包裹的很紧,我开始用四根手指在她的屄里抽插起来,开始很慢,逐渐加
快速度,加大深度,刚开始她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,我用力插了几下,她突然小
声说道:“小鹏,能不能轻点啊,你把老师弄疼了。”

  听她这样说,我更加肆无忌惮。“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轻点啊……你弄疼
老师啦……”吴老师一边呻吟着一边说。

  忽然,一股尿液喷了出来,差点喷到我的身上。

  看到老师从尿道里喷出老高的那股尿液,我兴奋到了极点,连忙脱掉自己的
裤子,用手撸了几下已经高高翘起的硬邦邦的鸡巴,之后趴到老师身上,把我这
根年轻的又粗又大又硬的大鸡巴,用力插进了吴老师的屄里。

  我开始抽插,开始肏她,用力肏她。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来吧……老师……豁出去了……你肏吧……”“啊……”
“我……这是……怎麽了……”吴老师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。

  听着老师的呻吟,看着老师脸上既痛苦又性福的表情,感受着老师屄里的湿
滑,我再也抑制不住要射精的沖动,随即将一股温热的精液喷到了老师的子宫上,
老师不顾一切的大声喊道:“啊...真好受啊!”

  完事儿了,我从老师身上下来,挨着老师躺在地毯上,歇了一会儿,不好意
思的对老师说:“对不起,吴老师。”

  停了好一会儿老师没吱声,我想老师一定是生气了,刚想再次道歉,就听吴
老师轻声说道:“没关系,小鹏啊,心里别有负担,我还得谢谢你呢,你让我几
十年来我第一次尝到做女人的滋味,虽然老了,也还是有这方面需求的,我家老
伴人随不错,这方面不行,几个月没有一次,有几次我想了,伸手摆弄了半天他
的那个东西都硬不起来,勉强塞进去也是几分钟就完事儿,年轻时候比现在也强
不哪去。”

  听老师这样说,我的心里略有一丝安慰。

  歇的差不多了,我从地毯上起来以后穿好裤子,又帮吴老师穿上裤衩把她扶
起来,走过去打开店铺的玻璃门和卷帘门,外面雨过天晴,清新的空气让人感到
心旷神怡,我俩从店铺中走出来,回身关好房门,放下了卷帘门锁好,各自回家
了。

  我家住在距离店铺不算太远的桃园小区,小区里都是六层高的住宅楼,我住
在1号楼2单元201室,面积虽然不大,只有80多平,却是三室一厅一卫的,
我和老婆住在主卧室,两个副卧室平时没人住閑着,卫生间特别宽敞,里面用玻
璃砖隔断了一个浴室还能放下坐便、洗脸池、洗衣机和一些杂物。

  回到家进屋换完鞋看到老婆小青正在做饭,我便走过去给她打下手,她刚从
冰箱里拿出两根黄瓜一代粉皮,看样子是想拌凉菜,看见我回来了就对我说:
“你把这两根黄瓜洗了。”接着她一边撕着粉皮的外包装一边问我道:“长安和
晓雨让你给他们找工作的事联系的怎麽样了?”

  我老婆农村老家还有一个弟弟叫张长安,一个妹妹叫张小雨,不愿意在农村
种地,前不久打电话让我给他们在城里找点活干。

  “噢,你不说我还忘了。”答应一声我接着说道:“安排好了,长安就在我
们这个小区物业当保安,活不累就是工资低点,一个月还不到两千块钱,晓雨让
她到你的服装店,把小曼辞了,这样安排你看怎麽样?”

  “行,挺好的,我明天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过来。”老婆说。

  我的小舅子小姨子接到他姐的电话,听说我在城里给他们找到了工作十分高
兴,几天以后,我和老婆吃完晚饭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,门铃响了,老婆走
过去打开房门,看见长安小雨拎着两个大旅行包站在门口。

  “快进来,累了吧?我老婆小青热情的打着招呼,从长安小雨手中接过拎包
放在一边。

  “吃饭了麽?”我老婆接着问。

  “吃过了,在车上吃的。”我小舅子说道。

  说完长安小雨两个人换上拖鞋走过来在沙发上坐下,我把两个人工作的安排
情况说了,两个人都很满意,一家人坐在沙

  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,十点多了,小雨沖着我说:“姐夫,我住哪儿,
累了不看了,想睡觉。”

  我用手指了指傍边一间卧室的门说:“你住这间。”

  晓雨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过去推开门进了卧室,随手把门关上。

  “我也不看了。”长安说。

  “你住那间。”我又用手指了指紧挨着的一扇门说。

  看到姊妹俩都要睡觉了,我老婆小青也从沙发上站起来说:“你也睡吧,我
去洗把脸。”

  说完我老婆小青去了洗手间,我关了电视,回到卧室躺下了。

  第二天早晨起床洗漱完毕吃完饭,我把小舅子送到小区门卫,介绍给物业公
司领班的,之后和老婆小姨子一块去店里上班了。

  日出日落,斗转星移,时间一天天过去。

  有一天夜半醒来我习惯性的摸了一下身边,老婆没在,以为她上厕所了,等
了一会儿还没回来,我起身来到卫生间,刚一走进卫生间,就看见浴室里有两个
人,正是我老婆和小姨子。

  两个人一丝不挂,我老婆闭着眼睛背靠墻站着,小姨子一只手揉搓着他姐的
奶子,另一只手揉搓着她自己的骚屄。

  听到动静,我老婆睁开眼看了我一眼接着又把眼睛闭上了,小姨子回头看了
我一眼转过头去继续着,两个人视若无物。

  第一次看到小姨子的裸体,雪白的肌肤,滚圆挺翘的屁股,第一次看到真实
版的女人同性恋,而且是自己的老婆和小姨子,我不知是兴奋还是沖动,赶紧打
开马桶盖撒尿,尿完尿走进浴室,加入到这场“色情表演”的行列之中。

  我先是蹲在小姨子屁股后面,舔了舔她的屁股蛋,之后用两手扒开她的屁股,
露出了她的屁眼和骚屄,我用舌尖舔着,用嘴吸吮着,虽然略带腥臊味,还是刺
激到了我的下体,鸡巴的海绵体迅速充血、膨胀,这时我站起身,把鸡巴对準她
的骚屄,狠狠地捅了进去。“啊……”小姨子叫了一声。

  接着,我开始用力抽插起来。“啊……啊啊……姐夫……轻点啊……啊……
好爽啊……啊……”小姨子不顾一切的喊叫着。

  一阵忙活之后我射精了,我没敢把精射在她屄里,还是把鸡巴从她的屄里抽
出来,射在她的屁股上。

  完事了,我问她俩说:“你俩还玩吗。”

  我老婆睁开眼看看我小姨子,我小姨子摇摇头表示不玩了。我转身回到卧室,
一会功夫老婆也回来了,这时我才发现小舅子住的卧室的门是开着的。

  自打这件事情发生以后,我发现小舅子看我的眼神里多了几分不屑。

  不管怎麽样,生活还要继续,买卖还得照常做,每天上班下班,精心打理着
自己的店铺。

  这天傍晚,快下班时我提前关好店门,来到服装店和小青小雨说:“我今晚
不回去了,来了几个同学在宾馆等我,同学聚会,吃完饭打麻将,打完麻将就在
宾馆住了。”此时吴老师就站在小青身边,说完我温情脉脉的看了她一眼,吴老
师也用别人看不懂的眼神安慰了我。

  来到宾馆,同学们都在等我,遗憾的是好几个同学家里有事没来,吃饭时饭
桌的气氛不是很热烈,吃完饭玩麻将,玩了一会儿我对站在一旁观看的一名同学
说:“你玩吧,我不在这住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行。”这名同学答应一声坐到我的位置上,我起身告辞。

  出了门,我一个人顺着人行道溜达着往回走,看着马路上川流不息的大车小
车自行车和熙熙攘攘的人群,心里还不时感慨一下人生苦短,可我哪里知道,此
时此刻,家里正在上演着一出家庭乱伦的闹剧,而这些都是事后老婆小青亲口告
诉我的,我相信老婆不会说谎的。

  家中客厅里,我老婆小舅子小姨子三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小舅子突然转
过头看着他姐说:“姐,姐夫和小雨的事我都看见了,咱俩玩一回好不好?”

  他姐楞了一下问道:“玩什麽?”

  “你知道的。”说完我小舅子就把一只手伸到了他姐的衣服里,用两根手指
揉捏他姐的奶头。

  “别这样,让你姐夫看见对你我都不好。”他姐半推半就的说道。

  “我姐夫不是说今晚不回来了吗,再说姐夫也肏了小雨,看见我肏你他不会
管的。”

  小舅子说完把手换到另一个奶头上,她的两个奶头都被我小舅子捏的圆溜溜
硬邦邦的,这时他听到自己姐姐的喘息声有些急促起来,于是,身高一米八多、
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小舅子,像抱小鸡似的抱起他姐,把他姐平放在沙发上,脱
光了他姐的衣服,之后脱去自己的裤子,骑到他姐身上,把黑黢黢的大鸡巴插进
了他姐的屄里抽插起来,鸡巴插在屄里发出一阵阵咕叽咕叽的声响,他姐开始呻
吟,声音越来越大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我走到了家门口,拿出钥匙刚想开门,听到了屋里好像有女
人的呻吟声,我轻轻把门推开一道缝向屋子里看去,刚才那一幕尽收眼底,而且
刚好听到我老婆一边呻吟一边囔囔着低声说道:“啊……长安……小弟……咱俩
……这……是……乱伦呀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我小姨子一直静静地坐在沙发上,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哥肏她姐,偶尔
用手摸一下自己的乳房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【完】

Copyright © 2008-2028